世界吕氏文化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26|回复: 1

反省錯误 还原世系(初稿)

[复制链接]

506

主题

1016

帖子

6039

积分

管理员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积分
6039
发表于 2014-10-8 13: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反省錯误    还原世系(初稿)


浙江  吕士六


吕氏,自伯夷赐吕氏封吕国,后裔孙以国为氏,姓吕也!
       吕姓可谓是亇喜忧参半的氏族。喜的是,自得姓祖伯夷始,历经4200余年的繁衍生息,发展到当今有七百余万吕氏子孙。忧的是,吕姓是亇经受坎坷波折,多灾多难的氏族。先是战国时代的“田和篡齐”、后是秦朝的“不韦免相”、再是西汉“诛吕之役”等等,承受了株连九族的沉重打击,大伤了吕氏元气。尤西汉“诛吕之役”涉及范围之广,杀戮之多;许多吕姓宗人受到牵连,甚至死于非命。《史记•孝文帝本纪》称:“今已诛诸吕,新喋血京师。”悲惨境遇,可想而知。从而,给吕氏后人追溯先人世系增加不少难度,以至产生像《通谱》“吕氏源流世系”中所出现的那样互相倒串,张冠李戴的混乱世系。其原因,除了上述一些客观因果外,主要还是人为主观因素所造成的。
       在探讨源流世系中,可能会涉及到“世”与“代”的问题;“世”主要以“直线血缘”为主体,而“代”即在继承“世”的含义外,还包含直线血缘以外的直系世系。由于年久岁远,后裔子孙在追溯列祖列宗时,由于“过继”等种种客观因数,不可能完全按直线血缘來连接世系,所列世系就成了直线血缘世系和直系兄弟世系相结合的世系。从而,使本以直线血缘为主体的世系演变为以“代”为主体的世系。恐怕這一因果关系,可能成为大家看到一些源流世系中,“世代”间隔时间悬差等一些不合理现象的原因之一。
我们老吕家之族谱,是历代祖先用血汗凝固的结晶,是畄传给后代的宝贵财富。如今重新翻阅数百年前的家传老谱,浮想联翩;源流世系历历在目,层次分明,世系清晰,不由慷慨自昂。但或须這些谱牒中也存有一些這样或那样的小差错、或须有个别世次亦有误差,這必竟是局部的、个别的。决不像《通谱》编纂者所说所做的那样,到了非要大面积否定、推翻老谱中的源流世系,甚至大刀阔斧地、随意砍杀和篡改程度。
      《通谱》编纂者曾声称:“凡老谱记载,只要不是明显错误,就不得妄加修改。所谓实亊求是,就是不隨便改变各地长期以來形成的认属习惯。”强调“对老谱的世系记载非明显错误,不得刪改,对已中断世系,非反复考证和公认,不得臆造和妄自衔接。”续修族谱,本应有這种尊重历史,尊重客观存在的实亊求是的态度。然编纂者這比唱还好听几倍高调,在亊实中又是怎样兑现的呢?《通谱》编纂者首先开刀的就是“吕礼”和“延之”两公,还有其它一些被砍杀篡改的连接世系。难道真的发现“吕礼”和“延之”两公世系存在“明显错误”?但在“编审题纲” 中除了重复祖谦公部分后裔世系确有“明显错误”外,並沒有真凭实据來证实被篡改的世系有“明显错误”!這亦叫“认真务实”?這也算有尊祖敬宗之孝心?编纂者如次嚣张的篡改世系,纯属私心所欲,一厢情愿。说严重点是有意乱我族史,误导宗人,唆使宗人“错认他人之祖为祖”!实属大逆不道。假如让這不肖行为继续横行,那将是吕姓历史上的一大悲哀。也创造了吕姓有史以來古今仅有的一大奇闻!
       就当前而论,对《通谱》争论之焦点,我个人认为主要集中在“源流世系” 连接上。我想若要梳理清復雜的吕氏源流世系,目前先要解决二亇关健问题。一是要弄清康公下有几个儿子排世?分几大支派?康公是否还有兄弟传世?等。二是解决延之公归属问题。如果能澄清這些问题,必将对《通谱》编纂工作起到推波逐浪的功效。
第一步,要弄清吕礼、吕不韦、吕文、吕不伐和吕困贞五亇先祖的來龙去脉。因他们涉及到康公以下各支派世系分配,可谓是吕氏源流世系的主轴。因此,弄清他们几亇是何须人,是梳理和澄清太公吕尚后裔宗派世系连接的关健所在。搞清楚他们所处时代、推出他们大致生年应该是前提。尔后进行客观合理的分析,在求大同的原则下让宗亲自己认定各支派世系的连接,尊重直系支派多数宗亲的意愿。
       第二步,落实延之公的归属问题。暂且先不去论定延之公是太公第几世,而首先要弄清延之公倒底是棣属康公下(或康公弟祁公下)那个大支派?這是定论延之公世次、保证吕氏三院血统的关健所在。如果连谁的后裔都分不清,又如何去论定延之公是第几世呢!
        综观《通谱》汇编中的吕礼公、不韦公、文公(不伐公),以及困贞公等支派,名义上是独立派系,而实际是在各派世系归属中已明显存在互相交叉,“你中有我、我中有他、他中有你”,成为一坛混乱的大雜烩。试想,在错误之多、世系混乱的情况下,如何去论定上下连接的源流世系?《通谱》编纂者主观论定延之公为太公吕尚第六十三世孙,依据不充分,不合理。纯属空穴来风,糊乱编造,任意妄为。《通谱》汇编所公布的源流世系,完全是抄袭本已错误很多的《谔东家谱》世系。试想,這一家之谱,怎能代表全国、全球吕氏世系呢?
       比如延之公,《通谱》编纂者在初定“开族始祖太公总世系图”时(公元2011年),先让延之公在康公下各大支派中轮囬“串插安置”,而在后來的“开族始祖太公总世系图”中,就直接按在不韦裔孙佐公名下,以虎來替代延之(见2012年6月5日《吕氏文化》)。這种做法实是一时心血來潮的“指马为牛”,乱点“鸳鸯谱”,是一种不负责的行为。
      《通谱》编纂者认为“延之公即为虎公”。就虎公而论,按皖旧谱考:在不韦公支派源流世系中第39世孙讳佑,其子讳彪,彪公之子讳汪,汪公子讳润、洋。润公子讳遠……;佑公胞弟讳佐,佐公长子讳狼、次子讳虎。狼公无后嗣。虎公生子讳渭,渭公子讳温(韫),韫公子讳适……均有各自的血缘直线连接世系。佑、佐二公,按旌德等老谱载本是亲兄弟,彪、虎则为堂兄弟(见安徽省太湖县河东郡储贤堂九届《重修吕氏宗谱》和民国六年六月六日敬刊《旌德吕氏续印宗谱》、《旌德吕氏宗镨》《从庆堂吕氏宗谱》等)。而《通谱》编纂者偏要崭头去尾,改头換面,毁贬流传几百年來的传统世系,使原本好端端的源流世系搞的面貌全非。
下面就吕礼公和延之公世次,浅释点自己的认识和看法,愿与大家共同探测讨论,反省错误、还原世系。
      第一,根据全国各地旧谱记载的源流世系和江南沿海各《吕氏宗谱》中的(宋)朱熹《吕氏世系谱序》、(宋)吕渊《吕氏世系诗》和(明)裘芝《吕氏源流世系序》來剖释吕礼、吕不韦、吕文、吕不伐、吕困贞等先祖的身世。因上述五人基本可以概括现在所了解的康公、祈公后裔世系衔接,故而成为各支派的连接核心。而首先要弄清的是上述几位关健人物的大概生年、属何年代是至关重要。假如這几亇先祖的身份不透明,便无法梳理清以血缘为前提的康公后裔源流世系。当然,还要进行认真探究筛选,排除世系中的重叠,去伪取真,结合直系支派多数宗亲意愿,从中再梳理出更适应广大宗亲、基本能接受的世系。

(一)关于吕礼:
        吕礼是何须人!《史纪•秦本纪》云:秦昭襄王十三年(公元前294)“秦五大夫礼。”(秦爵分二十级、五大夫为九级、赐邑三百家。可能想当于现在中央直属机关上斑的一名厅处级军干)。
○吕礼先世原籍萊州,康公失齐后避居魏国,並改吕为石。這里採用《东周策》中“周最谓石礼”的故事來佐证。故亊说:秦昭襄王十三年(公元前294年)秦将五大夫石(吕)礼是反战者,是个敢说话的人。当时按秦国制度,一旦将士打仗立功即奖赏土地。因此,仗就越打越多,分封的土地亦就越多。石(吕)礼认为,這样下去总有一天秦土地将被赏封完。石(吕)礼這一想法,首先遭秦相国魏冉(宣太后的弟弟)的反对。从而石(吕)礼与魏冉较上了劲,以至魏冉要杀他。石(吕)礼被廹出秦,逃往魏国,也就是秦昭襄王十三年“秦五大夫礼出亡奔魏”之说。转而到了齐国,拜会原齐相周最,希望周向齐王推荐在齐国谋个职位。這里须得解召一下周最,史说此人,能力较强,对事精明,为人刁钻,私欲很重,时刻不忘为自己谋利,所以成不了大事(见《战国策》)。司马迁在史记中曾褒奖他为“战国谋士,靠一张嘴两层薄皮,你说东来他说西,是个总要想方设法占别人便宜的人”。后來终被齐湣王罢了齐相之官。
        周最一贯不主张亲秦,一心想加深齐、秦两国的隔阂。他暗忖石(吕)礼是个亲秦派,现在却是亇叛逃者。此时此刻,何不利用他想在齐国谋亇职位的机会,使石(吕)礼去挑泼秦、齐两国关系,恐怕石(吕)礼立马就成为众矢之的,不要说受到重用是不可能,恐怕连在齐国能呆几天都不知道呢?周最又另一想,如果石(吕)礼真能当上齐宰相,可以要求石(吕)礼再推荐他(周最)到魏国去做宰相。周最便打定如意小算盘。于是就产生《东周策》中“周最谓石礼”這段故亊。
       故亊原文,是周最对石礼说的,“子何不以秦攻齐?臣请令齐相子,子以齐事秦,必无处矣。子因令最居魏以共之,是天下制于子也。子东重于齐,西贵于秦,秦、齐合,则子常重矣。”其意是说:“您怎么不去游说挑动秦国进攻齐国?这样齐国上下必定畏惧您,然后我在齐王面前进言,为您谋求相国的职位。您再以齐国侍奉秦国,必然不会有什么忧虑的事情了。到时候再以您的地位,为我谋求魏国的权力,我再以魏国与您配合,这样天下就都掌握在您一人之手了,您在齐、秦都很显贵。若齐、秦和好,您必然会长久得到尊重。”从客观表面听起來,周最是为别人着想,而骨子里却是在为自己。当时齐湣王也想联合秦国,于是就听从谋士祝弗的游说和建议,罢免、驱逐了亲魏的周最,任命石(吕)礼为齐相。石(吕)礼便开始推行“秦、齐和陸”政策,两国联合起来攻伐其他诸候国。后因孟尝君(妫姓,田氏,名文,田婴与妾所生之子,战国四公子之一,齐国宗室大臣,?-前279年)等与秦魏冉合谋,破坏了秦、齐联合。“秦昭襄王十九年(公元前288年),王(秦)为西帝,齐为东帝(见《史纪•秦本纪》)。”秦相魏冉即向秦王进言,谋求伐齐。齐湣王见秦又攻齐,很恼火,加之苏秦(战国时期洛阳周王室直属人,从学于鬼谷子先生的权谋纵横之术,一身兼佩六国相印,是与张仪齐名的纵横家。但未任齐湣王宰相)族弟、原燕上卿苏代(苏秦族弟、战国时纵横家,东周洛阳人)等人乘机离间齐国內政。齐湣王要追究石(吕)礼“秦、齐和睦”政策失败的责任。于是石(吕)礼自齐返秦,复为吕姓。故《史纪》中就有“吕礼來自归”之说(见《秦本纪》)。吕礼返秦后,昭襄王封他为柱國(最高武官,亦称上柱国)少宰(王宫之政令官)、北平侯(见《史记》),今河北满城县。复为吕姓。故《东周策》中原齐相周最时仍称吕礼为石礼。至于溯上是那位先世始改石姓,已无从考证。但上古吕氏确有吕礼之人,与吕谱记载、史说基本吻合。
       吕礼身份证实了,但在史说和谱牒中暂找不到吕礼确切的生年记录,所以,我们只能採用推算的方法,来得出吕礼大致生年。
       ○按秦昭襄王十三年(公元前294)任五大夫时间为准例,來推测吕礼生年(古时生育年令相应较早)。其推算方法,以公元前294年任五大夫,加仕政岁月,加常规出生年,推测出吕礼公之生年。其公式为:公元前294年(已任五太大夫)+5年(仕至五太大夫年差额)+20(隔代的年分)=吕礼出生年约为公元前319年。应属秦惠文王时期战国时代人。
      ○吕礼是否是“齐康公贷之七世孙”!不妨也來推敲一下。根据上述推算法已知吕礼生年,第二步就是确定康公生年,但史无资参,只得以同样方式來推算求证。但這里有亇康公与父宣公年岁的因果关系,在测定康公生年的同时,必须先求得康公父亲宣公积的        大概生年,才能大致论证康公生年,两者校比,才能计算出康公与礼公之间的间隔年代差额。
据史料所传,康公贷之父宣公积,即位时“田氏已主齐柄权,吕齐名存实亡。”按照宣公在位51年情况分析,估计宣公接位时岁数并不会太大,可能仅在十岁以前,尚未成年,田氏才能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按历法纪年來推算,史载周贞定王十三年(公元前455年戊子)为齐宣公继位为元年,以此作例算底数,加宣公约10岁即位,可推测宣公出生于约为公元前465年,加之在位51年,公元前404年宣公薨,终年约62岁左右。以过去君王而论,此岁数亦不算短命了!
再根据宣公在位五十一年、又是自然而死的因果分析,估计康公這位花花公子继位时应在40岁以上。按此探测康公生年,仍以史载公元前403年康公即位年限为例,再加即位前40年,推出康公生年约为公元前443年。公元前376年康公薨,终年67岁,也较符合自然规律。
        ○鉴于上述推论:已知宣公生年约公元前年465年、康公生年约公元前443年,礼公生年约公元前319年。依此环节演算:以康公生年公元前443年减去礼公生年约公元前319年,其间隔为124年,七世孙,以六代平均值,一代间隔约为20岁强,基本吻合上古先人早结婚早生育的情况。也与家谱中“吕礼为康公七世孙”的记载基本符合。属秦惠文君时代人。
其归纳世系为康→绥→砧→勰→毓→球→礼……。
思考论证:
      关于吕礼身世和简历佐证的资料有:《战国策•东周策》九作“周最谓石(吕)礼”。《史记•秦本纪》秦“十三年……五大夫礼出亡奔魏”。秦“十九年,王为西帝、齐为东帝,皆复去之。吕礼來自归。”吕礼返秦。《唐书》曰:“十九世孙康公贷为田和所篡,迁于海滨。康公七世孙礼,秦昭襄王十九年自齐奔秦,为柱国、少宰、北平侯(见《唐书》75卷)”还有(宋)《朱熹•吕氏世系谱序》曰:“自康公失国,吕氏子孙散居秦、楚、韩、魏之间,……康公嫡无所出,临老幸姬生二子曰绥、曰缨。缨居单父,生二子曰稷、曰禧(按:有谱曰为进),禧居阳翟县,即今河南郡也。绥生砧,砧生勰,勰生毓,毓生球,球生礼,即康公七世孙也。秦昭襄王十九年自齐奔秦,为柱小宰,封北平侯,生二子长伯昌、次仲景……”。(宋)《吕渊序•吕氏世系诗》作“康公七世,有孙曰礼,自齐奔秦,昭襄聘起,柱国少宰,侯封北平,子曰伯昌,孙曰吕青……”。(明)《裘芝•吕氏源流图谱序》称:“秦昭王十九年,康公贷七世孙吕礼自齐奔秦,为上柱国少宰,北平侯。”赞曰:“吕礼是吕氏失国后第一个奋起的骄子,实大才也!”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通谱》编纂者也明知上古吕氏有吕礼這个人物,也知道是秦嬴政前世人。那么为什么一定还要把吕礼(公元前319年出生)编排与汉代吕泽(公元前246/251年)兄弟同辈呢(两者生年约隔70年)?假如《通谱》编纂者如果不相信史说和旧谱记录,何不用自己创造的“30年一代”推算法,去论定他们到底是何年代、是何世次呢?


(二)关于吕不韦:
       史料称: 吕不韦生于陽翟,后移居卫國濮陽(今河南)。他本富贾巨商之子,成年后继承父业,往返於赵、韩等國,贩贱卖贵,已累积千金万贯,成了殷商。公元前265年以“奇货可居”帮异人(回秦后改子楚)登上秦国君即秦庄襄王宝座;吕不韦也坐上秦国国相位子,成了秦始皇嬴政仲父。后因后宮亊连被免相。秦王政十二年(公元前235)赐书责问吕不韦:“君何功于秦?……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不韦是个明白人,深知自己不可能再容生于這位性暴戾傲的秦王,于是逐饮毒酒自杀,终年57岁,“成了失败的胜利者”。吕不韦在历史上真有其人,出生于公元前292年秦昭襄王时代、成長于秦孝文王、秦庄襄王时代,死于秦王政之手。基本属于秦末人。
        现已知不韦公生于约公元前292年,而吕礼在公元前294年已任秦五大夫。无论以两者生年对比,无论从史说或众多家谱世次记载分析,不韦公世次决不可能排在吕礼之前,最多是同辈,为太公吕尚26世。
思考论证:
      《通谱》编纂者认定吕不韦为太公吕尚25世孙,其主要依据是一篇安徽宁国章村《吕氏宗谱》,“署名秦十一年乙丑岁二十五世孙相国文信侯阳翟不韦序”。然這篇序文,是否是不韦公本人原作?這一点,龙章先生在台湾发表的“家譜和呂氏家譜”演讲中已证实:這篇“吕不韦谱序”是“後人借不韦公之名而写作。”像這样的序言,作为主编你也信?还作为宝贝!真是自已打自己的嘴巴不知痛。
吕不韦倒底是太公几世?不仿用不韦公八世孙、(汉) 吕猗为洛阳吕氏作的谱序來证实。序曰:“虑先君囗囗泯沒而不传,乃因二十六世祖文信侯(按:即吕不韦)作《吕氏世谱》,参以家传记载,自二十七世以下至先君凡七世作续吕氏世谱,因叙先君之寔遗尔子孙,异时秉史,笔者或欲取正,尔曹当以谱为奏。大汉元始四年、平帝时,四月朔,御史大夫三十四世孙洛阳吕猗”( 载《堨田吕氏族谱》见《中华吕姓》)。此序中吕猗自称为为太公三十四世孙。从吕猗为太公三十四世孙往前推算,不韦正好是太公二十六世、同康公七世孙,与吕礼公同辈。這也符合宋“朱熹”序中所记载世系:“康生庶子曰绥、曰缨。缨生二子曰禩、曰禧(按有谱曰进)。禧居阳翟县、即今河南郡也。其四世孙吕不韦。”说明“朱序”论述是符合实际的。明《裘芝》序也作“秦荘襄王时有魏人吕不韦,入秦为相,封文信侯。”亦如上述一皆吻合。
       其二是《堨田吕氏族谱》,同样记载有吕不韦作的序,同样署名“秦王政十一年岁在甲子仲秋月吕不韦太公二十六世孙相国文信侯阳翟”之序言(见《中华吕姓》)。同样的谱序,其內容相同,但一谱署名不韦公为太公吕尚25世,一谱则署名为太公吕尚26世。《通谱》编纂者怎么不去论证论证是什么原因?也不去採纳众多有关家谱记载,就断然“记秦不韦为25世,记汉吕猗为33世(见四期《吕氏文化》)。”篡改了(汉)吕猗自述的太公三十四世孙。不明白《通谱》编纂者比吕猗本人还清楚吗?如此只信其一,不视其二,分明是以己之私心,度他人之诚心!
       其具体世系为:康→缨→穓→禧(进)→四世孙(爊→颖(赪))→不韦→赐→惠→文和→演(源)→修之→协(性)受益→猗(猿)。以吕猗为太公三十四世孙往上推断世次,就可明白不韦公是太公几世孙了。
也有族谱世系排为:康→缨→禧(进)→完→党→福→不韦。虽名讳不同,但源流世辈次序未变,皆证实不韦为太公吕尚26世孙。


(三)关于吕文:
        据史料称,文公为人心情直爽,好结交朋友,与沛县县令极其要好,为避仇家纠緾(不知是否与不韦免相有关)举家自单父徒居沛县县令家客居,从而结识了刘邦。史书曰,高祖微时,吕公见而异之,乃以年仅15岁之长女吕雉妻高祖,雉生惠帝、鲁元公主。高祖为汉王,元年封吕公为临泗侯。《书汉》称:高祖吕皇后,父吕公,名文,单父人也,好相人。但对文公生年等较有参考价值的资料录记並不多。好在我们已知正史中对文公长女吕雉生年是公元前241年记载作参考依据,从髙后吕雉的生年往前推考吕文亦应为秦末人。
      现仍以吕雉生年來推算吕文公大体生年。因吕雉前面还有二个哥哥,长名讳泽、次名讳释之。假定他们兄妹三人每人间隔以五年出生一个來推算,已知髙皇后吕雉生于公元前241年,推测次兄生年,则应往前加五年,次兄吕釋之生年约为公元前246年。再推算長兄吕泽生年以同样办法,即在吕釋之生年往前加五年,其长兄吕泽应为约公元前251年出生。再以文公25岁生长子吕泽來推算,那么吕文公生年应约为公元前276年,比吕礼迟43年。从(宋)《朱序》所列吕文公世系:“康公生缨,缨生禩,禩生梓、梓生爊、爊生颖(赪)、赪生吕公名文。”(明)《裘芝序》也云:“秦末有单父吕公名文字平叔,女雉即汉髙祖后。髙祖即位以后故封其父吕文为临洒侯,兖州洒水县也。追谥宣公。”以此排列,吕礼、吕不韦、吕文三人基本是属于同辈人。
其具体世系为:康→缨→穓→梓→爊→颖(赪)→文。
     但也有曰:吕文与吕不韦只少要差一至二代,甚至说要差三四代。真是智者见知、仁者见仁。以不韦公与文公各人生年较比,不韦公生于公元前292年,文公按推测约生年约公元前276年,两人差额为16年,以此年岁分析,差一代或须有可能,但差三四代恐怕有些太过太远。因离康公七世时间不算久,间隔代数也不多,所以不韦公与文公两者间差额不可能有如此之大。
思考论证:
     大家知道,吕文公裔孙承受了西汉“诛吕之役”的严重打击,大傷了元气。但我们不怀疑当今有文公后裔的成在,也不否定正辛公是文公畄下的裔孙。如果《通谱》编纂者把這支所谓“诛吕之役”后完整的源流世系,编排在当时“吕氏骨干”外的任何一先祖名下,同样以“汉代‘珠吕之役’幸存下來的唯一宗系”來冠名,都可以理解。但《通谱》编纂者偏偏把正辛公定为是吕产之子吕庆在“汉代‘珠吕之役’幸存下來的唯一宗系”的确有些不信,不符合当时“诛吕”时残酷的实情。
      众所周知,在西汉“诛吕之役”中甚至连吕雉故乡、山东荷泽“吕姑村”都不放过,採取不分姓氏、不论男女老幼,见人就杀,实行斩草除根,不畄一亇活口的政策。何况吕产,是西汉“诛吕之役”中要剷除的头号人物,试想,他的儿子能轻易逃脱吗?這位罗氏“大司农”在“降职外任”时还竟敢如次胆大包藏遭受“诛灭九族”之罪的吕产之子吕庆?况且罗氏自身已遭贬流放,还能轻易带领吕庆出逃?真不可思议。是否太贬低陈、周等人的智商,太抬髙這位罗“大司农”的胆量了!這种戏剧性的情节,编排在惊险小说中尚可增加一些神祕感。但把它用于真实血缘世系连接中,于情于理都太不符合局势。
      考察吕文的同时,还要谈及到另一位先祖,那就是吕困贞。因为《通谱》编纂者把吕困贞与文公梱绑在一起,因此,有必要把吕困贞略加介召。
      吕困贞何须人?在《团山吕氏宗谱》老谱,太公三十二世孙康公行记中有“田和受周安王命为侯,居于海滨,姜氏遂绝不祀。公娶夏氏生一子名困贞,复姓吕”之记载。此谱世系载吕困贞排列为太公吕尚第三十三世、康公之子,但并未说明是康公長子。另外从康公“生一子名困贞,复姓吕”一词分析,似乎觉得吕困贞前本不姓吕,起码是说吕困贞之父辈不姓吕。但无论从史说或谱牒中都未发现康公有易姓的资料,只有“姜姓吕氏”之称。在康公失齐后,裔孙有“易姓埋名”之记载,但這些与“复姓吕”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亊。在其它史说中亦无吕困贞有关消息,故而怀疑吕困贞是亇别支派在撰修家谱时塑造的一先祖名讳。可能不是康公之子,或者是其孙、曾孙……。由于沒有详细资料佐证,权且不敢凭空论述。
       《通谱》编纂者却引述了此谱吕庆公行状中的注释:“汉髙后称制之八年,后崩。后,先欲王吕氏,至是太尉周勃召朱虚侯刘章击吕氏,庆出奔乃免”之说,认为“困贞—善荆支,……该支相对独立、完整。”所取资料來源于“湖北蕲春、武穴”两地宗谱。不知“蕲春、武穴”那支族谱?是否是《团山吕氏宗谱》?本人曾见过此老谱世系图,除康公行状记载外,确在庆公行状中亦有上述记载。假如《通谱》源流世系是沿《团山吕氏宗谱》连接的,那么为何与团山老谱完全不同,千差万別,还把团山老谱世系篡改得面貌全非,真可谓是大換血。
         《通谱》编纂者亦承认,“根据通谱的编修原则,对這一宗支世系进行了必要的修改(见《通谱》审稿纲要)。”显然已明知此谱错误很多,那么编纂者为何还要把它当作宝贝,用它作主流世系呢?不管编纂者如何断章取义修改,如何伪装,都不该把它当作“汉代‘诛吕之役’后吕产之子吕庆幸存下來的唯一宗系”來冠名。不要以为“死无对证”就可以隨便噫造。
       但编纂者也很聪明,为园“诛吕之役幸存下來的唯一宗系”世系,又借罗氏之口,编了一个“罗氏始祖罗珠救吕庆出逃”的动人故事。现溯源此故亊始出地点,原來就在今湖北大冶牛皮地庄,据说还是主编龙章先生族居之処。
       故事大意是這样的:“罗氏始祖罗珠,汉惠帝时任大司农,为治粟内史,是吕后主政的辅国勋臣。他痛恨“诛吕之役”的残忍,于是为挽救吕氏血脉,他利用被降职外任出守九江的机会,将幼年的吕庆带至九江。然后弃官托迹仙学,带吕庆隐居洪崖(今江西)”。可惜故亊编的并不太精彩,经不住进一步推敲就露馅了。既然罗氏是“吕后主政的辅国勋臣”,可谓是吕氏忠诚铁杆之臣;罗氏“痛恨‘诛吕之役’的残忍”即表示对吕氏有极大的同情和支持感,甚至可能会打抱不平。這样的“鉄杆分子”自然早引起朝廷陈、周等人格为注目,一定视为眼中钉。因此“诛吕之役”后即将罗氏从西汉皇朝掌管农业的最高行政官员大司农“降职”贬流,這也是料到之亊。按常理,此时的罗氏已成“笼中之鸟”,坭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会有如此好心情去冒“诛灭九族”之险,“带吕庆出逃”?如果真有此胆大决心,敢冒如此风险,可能不是被降职,而是早就奔刑场报到去了。其对罗氏降职贬流,实是对吕氏集团骨干分子的惩罚。
       《通谱》编纂者还借用《罗氏宗谱》两句结尾语:“大农决意仙游者,避珠吕之乱也!”虽为短短两句,却也道出了不少矛盾之处。其①,《通谱》编纂者在採编这段故亊时,却疏忽了西汉“诛吕之役”时 “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的悲惨实情。试想,吕产是“诛吕之役”的头号剷除人物,可想而知,他的官寓恐怕早被朝廷官兵团团围住,严查禁出,能由人进出吗?吕产幼子吕庆能轻易被人窝藏!②从上述故亊说明,在“诛吕之役”案发前,罗氏与吕氏关系极为密切,想必罗氏降职贬流,也因“诛吕之役”而牵连。罗氏降职贬流出走,朝廷怎会不加以严查盘问,验明身份,弃能让他轻意将陌生的“小孩”带走呢?③从“避诛吕之乱”所说,看這位罗大司农似乎有“先见之明”,早料到吕氏有一天要遭灭门之祸。要不,怎能说“避”呢!从“避”字而论,罗氏带走吕庆的行动应该是早有准备的。④罗氏是吕后主政的辅国勋臣,可谓是吕氏集团骨干分子。在吕氏一统大汉天下时,罗氏髙官厚禄,自然不在话下。但在那平安似鏡的环境下,怎会磁生出“带吕庆出逃”的荒唐故亊呢?所以,罗氏“带吕庆出逃”亦应该是在“诛吕之役”以后的亊。试想,有可能吗?⑤据史料介召,西汉“诛吕之役”是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况下展开的,没有走漏半点风声,连吕产本人也毫无准备,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了。假若罗氏要救出吕庆,第一时间应该在朝廷围杀诸吕之前把吕庆救出,否则绝无机会。罗氏能如此快速得到“诛吕”的消息吗?
        鉴于以上种种疑问和矛盾迹象表明,证实“诛吕之役”后罗氏“带吕庆出逃” 的逻辑是极不可靠、不真实和不合情理的。众所周知,在上古抢班夺权的宮殿争斗,最忌违的是畄有后患,一旦亊发,双方必定採取崭草除根之法,西汉“诛吕之役”也不会例外。因此说,此故亊编者应该慎重处理好客观亊例和主观思维的逻辑关系。然由于困贞公后裔子孙“能说会道”,祖先也得到造化。不数月,困贞公竟从康公次子一跃晋升为康公长子。不知依据何来。你说奇不奇!
总括像這类故亊,在古代小说和古装戏剧中、或现代电影、电视中都有标榜,仅为表演而已。把它用到现实中恐有些可笑!把它用在严粛的世系编排中那就更不可思议。


(四)关于吕祈和吕不伐:
        有关吕不伐,因无具体史料参考,仅在一些家谱中看到过有此世系记载,故不敢乱述,更不敢断论是属那个时期人。按新安和漳平谱载吕不伐与吕不韦系同代人,后三世互相连接名讳基本相同。但在《中华吕氏谔东联修家谱》中不伐、不韦承接在廪公下,为亲兄弟关系,不知依据何來?假如按《中华吕氏谔东联修家谱》不伐公与不韦公是亲兄弟,那么不伐公岀生年代最早亦只能在秦昭襄王时代,属于秦朝人。
       然有谱载祈公是康公之弟,那么祈公出生时最多也不会超过公元前440年,约在公元前439/437年左右。按康公贷→公子祈→光大→敏→不韦、不伐合五世,不伐公也基本属于秦朝人。
综观新编《通谱》审稿汇编和部分支派老谱源流世系之述,的确存在不少名讳重复、世系重叠、互相穿插等现象,且显的十分严重,這不得不引起广大吕氏传统文化研究爱好者的关注。
        总结康公以下吕氏源流世系连接,仍应以吕礼、吕不韦、吕文三公为各大支派连接的基本主轴沿接。(另附实录旧谱悠久堂《团山吕氏宗谱》困贞公上下世系图半幅,供宗亲与《通谱》相比较,认清实体。)


第二,关于延之公归属问题。
       当前,并不要急于求成和肯定吕延之是太公吕尚第几世孙?而是先要弄清楚吕延之的父辈是谁?属那个大支派?只要让這类关健问题经宗亲充分酝酿,正确认识后,其它一切将会功到自然成。
       吕延之名讳和归属,在众多支派老家谱中都记载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如(宋)《朱序》作:“崇嗣二子,长延之(公元711/779),次从之(公元719/773),左赞善大夫,一子曰沆,字君梦,福建察巡检。延之唐开元二十二年进士,累迁浙东道节度使,御史大夫,娶薛辛女,生二子曰渭,曰勋。勋绝。渭字君载(公元734/800),唐乾元二年进士,除中书舍人,礼部侍郎,湖南观察使兼御史中丞,左仆射,娶屯田郎中女,生六子,泰,异早卒,温,恭,俭,让。……温字和叔(公元771/811),又字奇表,渭之长子,世居东平,唐贞元十四年(公元798)进士,集贤院校理,户部郎中,衡州刺史。娶方氏,生二子,曰镇(未知生年只知公元837年为举人)、曰囦……”之说。(宋)吕渊《吕氏世系诗》曰:“雄生三子,崇礼、崇粹,孟曰崇嗣,父以子贵。崇嗣二子,延之居先,次曰从之。唐左赞善,御史延之……一子讳渭,官刺七州,追封仆射,没后恩优,温恭俭让,四派已分,……温子讳镇,孙顼刺史……。”(明)《裘芝序》也作“拾,冀州刺史,一子雄,虔四世孙,三子崇嗣、崇礼、崇粹……崇嗣二子,长延之、幼从之,左赞善大夫,一子曰沆、字君梦,福建观察巡检官。延之唐开元二十二年进士,累迁浙东道节度使,御史大夫,曰渭、曰勋,绝。渭字君载,乾元二年进士,中书舍人,礼部侍郎,湖南观察使兼御史中丞右仆射,娶屯田胡圣夫人女女,生六子,泰、异、温、恭、俭、让。……”三个不同年代的名人,汇成同一内容的谱序。
       如果上述佐证还不夠,那么再以“唐故通议大夫使持节都督潭州诸军事守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充湖南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赐紫金鱼袋赠陕州大都督东平吕府君墓志铭并序”来佐证。此墓誌铭系延之公嫡孙吕温撰、吕恭书。墓誌铭告白:“曾府君讳顼、祖府君讳崇嗣、考府君讳延之、先府君讳渭、孤子将仕郎前守集贤殿秘书郎温撰、孤子乡贡进士恭书。另有“唐长男煥撰、第四男炫书的(唐)吕让墓誌铭”补证。墓誌铭曰:“先府君讳让……曾祖讳崇嗣、显祖讳延之、皇考讳渭。”這些墓誌铭皆刊录于国家正式认证出版的史籍(见上海古籍出版社《唐代墓誌彙编》)。如此权威的资料你也不信,那么还相信什么呢!不管《通谱》编纂者信与不信,吕崇嗣之子是吕延之,铁证如山,撼山易,撼此依据难上难!假如《通谱》编纂者一意孤行,坚持错误,那么广大宗亲将反对到底!然而所谓的“虎公即延之公”荒诞无稽之谈,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到时“摆渡不成翻了舟”,必将被宗人彻底推翻。
      “虚心使人进步”!值得借鉴。希望编纂者早早悬崖勒马,“反省错误,还原世系”。免得到了头破血流之时,遗臭來年之日才肯罢休,那将会后悔莫及。
思考论证:
       有关延之公家族,不仅是宗族人物,而也是历史人物,不仅是官僚世家,还是文学世家。延之下一门五进士,南迁为官,使北方髙等級贵族与文化精英播迁南土使江南区域文化进一步繁盛起來大大活跃了南方文学活动。在唐、宋、明、清,历代史籍中皆有延之公裔孙入书,且政文同达,累世不谢。《通谱》编纂者也承认“延之公又是三院派始祖,……而且昭穆有序,世系清晰,只是延之以上世系不相统一。”还说“尽管该世系也有唐代两篇墓志铭记载崇嗣公是延之公之父,但都无法一代一代地联成世系。”這是无说八道!《通谱》编纂者是故意装糊塗,还是死皮赖脸狡辨!明明墓誌铭中的连接世系已構成完整的古代礼法“五世”之服,白纸黒字,清清楚楚。难道主编先生连這一点也不知道?沒看见?什么叫“无法一代一代地联成世系?”主编先生不仅知道,而且已经过充分研究,可惜,他所研究的指导思想歪了。他想搞突出,搞出奇,搞新鲜,搞所谓的创造,搞出今古无有的奇迹,“让有关吕氏之谜”永远不“白于天下”,《通谱》编纂者只所以死心塌地咬住“虎公即延之”十分错误世系不放,是企图创造吕氏历史中的大“奇闻”。为了忽悠宗亲,甚至狂称“佐公世系能够同时符合四亇基本原则。”既然能如此肯定自己的智商,那么干脆在源流世系中废掉延之公名讳,直接亮出虎公“招牌”算了,为何还要继续掛延之公为派祖之名呢?是心虚,还是不好意思?


下面将各旧谱中记载和《通谱》所列延之、佐二公连接世系,作亇比较。
       (1),延之公孙吕温撰、吕恭书的《吕渭墓誌铭》延之公连接世系是這样的:顼→崇嗣→延之→渭→温、恭、俭、让……。
       (2)原康……礼支派老谱载延之公连接世系是這样的:……雄(顼)→崇嗣→延之→渭→溫(恭、俭、让)→镇(弟囦无嗣)→项(有谱曰顼這可能是笔误)……几乎吕姓大众旧谱中均可见這样的世系记载。
       (3),原不韦支派老谱载虎公连接世系是這样的:……从周→佐→虎→渭→韫→适→康年……(见《旌德吕氏宗谱》及其它不韦公支派老谱)
      (4),《通谱》对延之与虎公连接世系是這样的:……从周→佐公→延之→渭公→温公(恭公、俭公、让公)→镇公(弟适公)→顼公(弟璜公)→韬……。另在温公中加一次子讳适(原为韫公子)(《通谱》作镇公弟)→康年……(见《通谱》审稿汇编)。
      (5),旧谱称“崇嗣之子,讳延之,字嵩山”;而《通谱》称“佐公之子,讳虎,字寿甫,号嵩山”。两者名不同,字也不同,仅以一亇“号嵩山”就把两人视为同一人,依据不充分,显的不够慎重。
      (6),不论古今史载或有识之士论述吕氏三院时,从未有人提到虎公之名!


        从上例1、2世图表可以看出,延之公和佐公本是两个不同支派的后裔。延之公属礼公支;而佐公则属不韦公支,而且他们各有原本上下系统连接世系。然而在《通谱》里(例3)虎公却变为延之公,延之公即替代了虎公。明目张胆地、平白无故就把礼公与不韦公二大支派合并了。继而,原來虎公的孙子“韫”,则被延之公孙“温”所替代,韫公之子“适”,却又摇身一变为温公次子、鎮公之弟。按原老谱,温公本“二子,长曰鎮、次为囦,囦公无嗣”。没想到這一空缺早被《通谱》编纂者盯上一头便鉆了进去,还採取偷梁换柱之法、将原韫公子适公硬塞进温公名下,莫名其妙地成了温公幼子,替換了囦公,囦公却被切底刪除。从而混淆了延之公的原本传承世系,同时也彻底瓦解了不韦门下双周公下的,原來世系连接。从此,吕氏源流世系又开始乱套了。
        《通谱》编纂者玩了亇“掩耳盗铃”的把戏,自以为是“天衣无缝”。但“棉花里头掺柳絮”的投机取巧技俩,还是被吕氏宗亲看穿了,同时也必将受到广大宗亲遣责。
研究吕氏传统文化或编纂吕姓家传谱牒,必须以亊实为依据。如上例(4)延之与佐两公,两人是名不同,字也不同,怎么能说是同一人呢?仅以一亇“号嵩山”就硬把两人视为同一人,這不成“李逵当考官”,太隨心所欲了吧!按各自老家谱记载推算,延之公与虎公要差八世。试问,《通谱》编纂者這八世是如何摆平的?
       再以延之子“渭”作例证:两亇“当亊人”都曰吕渭,虽名同、音也同,字型一样,然两位父辈名讳却不同,前者之“渭”,父讳延之,子曰温、恭、俭、让;后者之“渭”父曰虎,子讳韫。一亇“温”,一个“韫”,虽两字字型有点相似,但音不同,意也不同,本來就是两个人。若要分清“温”与“韫”的归属並非很难,這里不仿用(唐)吕韫本人所作的《吕氏举要族谱序》可以澄清這个问题。《吕氏举要族谱序》中曰:“自武成王迄今惟取吾族之所祖者,循序而谱之于谱牒,有相于者存之外,是悉从刐削至若六十二世祖者讳从周字祯祥,予之高祖也。同出髙祖之谓族,是不敢略。”署名“大唐元和七年(公元812年)岁次玄默执徐壬辰九月圆日,河东吕韫化光甫百拜谨序。缉吕氏世系谱(载于《竭田吕氏族谱》见《中华吕姓》等)。”序中已清楚表明,双周公玄孙曰吕韫,而不是吕温,而延之公孙才曰吕温。归属已一目了然。延之孙吕温,因怨恨交加,身患肺劳,於元和六年(811)卒於衡州任所寓舍,享年仅四十。而吕韫《吕氏举要族谱序》署名是“大唐元和七年(公元812年)岁次玄默执徐壬辰九月圆日。”这已离温公病死已近二年,难道吕温是“死后还阳”來再写谱序吗?《通谱》编纂者却死不认账,一定要把从周玄孙、渭公之子“韫”当作延之公孙“温”來充数。混淆黑白,以致弄得一些吕氏宗亲摸不着头脑。如此這盘,某些态度不端之人,就可乘机浑水摸鱼了,得名得利。



                                                                                                        峕岁次癸巳仲秋白露吉日

                                                                                                         公元2013•9•7于婺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6

主题

1016

帖子

6039

积分

管理员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积分
6039
 楼主| 发表于 2014-10-8 14: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附康公→礼公→延之公老谱中的源流世系图



今奉附东阳《吕氏宗谱》太公吕尚至20世康公、26世礼公、52世延之公原旧本世系,供宗亲参考(按:此世表与山东萊芜等世次均相同。)
1     2     3      4      5      6      7      8     9    10
吕尚--丁公汲--乙公得--癸公慈毌--哀公不辰
公子骆                  胡公静      
姜邑女                  献公山--武公寿--历公无忌--文公赤--成公脱--庄公购僖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厘公禄甫--公子纠
         襄公诸儿
         桓公小白--公子无诡
        孝公寿
        昭公潘---吕舍
        懿公商人
                  惠公元--项公无野--灵公环--荘公光
景公扞臼--公子寿
                                          公子驹
                                          公子黔
                                           晏儒子荼
                                           公子驵
                                              悼公阳生---景公壬
平公骜--宣公积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康公--绥--站--勰--毓--球---礼--伯昌--青--马童--瑕--青眉--德--宜成--忠---霸--鸿

鹤---

鸽---
僧珍
马通---玳---安----荣(祝慈侯)

伯景---喃

怡----燕---桑、爕、堪、煚
缨--禩--梓--爊--赪--文----泽-----台----嘉(注:曾封吕王见史记)
      <隱居西域>    〈居单父〉           通(注:曾封燕王见史记)
庄(注:曾封东平侯见史记)
产(注:曾封吕王兼汉相见史记)
释之--则(袭建诚侯七年有罪免)
种(先为沛侯奉吕宣王国更封不其侯)
禄(封武信侯立为赵王上等大将軍)
                 雉(汉髙后)
                 媭(樊哙妻)
      禧--完--党--福--不韦--赐---惠--文和--演---
    (进)(隱居韩国翟阳))(不韦移卫国濮阳)   源(文和避居略阳)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鹤---耀
鸽---徽---陵---隆---征---嶷---泽---远---得---肇---虔---翻---柱----奕---逺---1
鷔--行钧--推---僧珍--2
                                     <居河东>      <居赣兴国>
                                                     拾---雄(顼)--3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顼(雄)--崇嗣--延之----渭-----泰(早世)、异(早夭)
(居河東)                   温----镇----顼----韬----梦奇--龟图----元明
                      勋           (项)(梦奇先世居萊州)     蒙正--见下2
从之---沉                                   蒙吉
蒙叟
蒙荘
蒙休
龟祥---蒙亨--见下3
                                                ( (居寿州)蒙巽--见下4
                                                     蒙周--见下5
                      恭----爽----寿----兖-----琦-----余庆
                     (居幽州)                  端------藩-----见下6
                                                    荘
                                                     荀-----见下7
                                                    蔚-----见下8
                          环----奭----哗-----疑-----启-----允郎--见下9
                          特                 
                      俭----宽----贞----荀----咸休---鸰-----通----见下10
                      让----熀 (居汲郡)    咸有
                          烨
                           炫(居河东)
煜---贤(居河东)
                               良----逹鳌
逹俊---路---达骏---节尚 见下11
                                    善----伟------恪---金山----璐   见下12
杰-----受-----远-----节阜 见下13
崇礼---藏  
才---方毅           
超---霈----长卿---元颕
元膺---磊
                               元禄
崇粹---伯---季童、季卿
諲---仁本---璜----傆、傪、
晧---伯禽--占----启----成----雾、钧
詒                 (吕占居泉州)    立----霈
发----吉----进
逹-----开
时中、絳
琳----伸----緄
纲、紓、綸、纺、缜、缨、综
春卿 (居泉州)
                    夏卿
冬卿

以上是康公→礼公→延之公源流世系实录,供参考。
浙江吕姓约28万人,据吕春宗亲统计75%以上均属康公→礼公→延之公世系三院派下,虽各支派之间家谱记载世次有些差别,然大世系是一致的,延之公为崇嗣公之子即“千谱一同”,万世共尊(除吕龙章所编的《谔东家谱》《谔东联修宗谱》以外) ,各都有完整的源流世系。
《通谱》编纂者说:“世次只起联结人物的作用,并不具有世系的世次含义。”又说“我们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去弄清他们所处的准确年代(见《通谱》审编纲要)”,原來《通谱》编纂者,早已不把梳理世系当作十分重要的大亊來看待。在這种指导思想下,根本就不可能去重视世系认真慎重论证。难怪在《通谱》源流世系及名讳中东拉西扯,张三李四乱接一通,所以《通谱》编纂者编排出來的源流世系“不具有世系的世次含义”,如果没有世次含义,何要编排世系呢?何谓血缘传承呢?何要化大量人力,物力,大量资金去修《通谱》呢?如此修出的《通谱》又起何作用呢?将是既害人,又害己。
在此,呼吁吕姓氏族中对吕氏传统文化有兴趣的宗亲,赶紧动起笔來,多多举证,还我康公→礼公→延之公原本世系面貌!归还被篡改的各支派先祖原本体性。以至上可对得起祖宗,下不亏儿孙后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广东吕氏分会、粤西吕氏分会、茂名高凉吕氏文化中心主办 ,网站图文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QQ群:世界吕氏文化交流中心476904158、170989605,服务世界吕氏族人 )

网站联系: (QQ)1239827653  /  手机:15622037898  |  E-mail: 2592764132#qq.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1 mmglls.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  技术支持:数字精英

GMT+8, 2017-10-21 02:09 , Processed in 0.481048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