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吕氏文化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世界吕氏文化中心 门户 查看主题

栖溪吕氏十一世祖吕大防及“蓝田四吕”

发布者: 吕忠平 | 发布时间: 2015-1-27 21:08| 查看数: 145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栖溪吕氏十一世祖吕大防及“蓝田四吕”

(北宋吕氏六相之五)



    吕氏十一世祖祖字辈吕大防

    栖溪吕氏家谱有吕大防传:

    大防,字微仲,皇祐初进士及第,调冯翌主簿,迁永寿县令,县无井,大防行近境得二泉,欲导之入县,而地势高,众疑无成。大防用考工水地置泉之法以准之,不旬日,果疏为渠。民赖之,号曰:“吕公泉”。英宗即位,迁太常博士,监察御史。里行出知休宁县。哲宗即位,为翰林学士,迁吏部尚书。元祐三年公著告老,超拜大防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享年七十有一,赠太师,宣国公,谥正愍。关中言理学者推之。所著有《文录》十卷,《文录掇遗》一卷。



    《宋史》卷三百四十·列传第九十九,有吕大防传:
    吕大防,字微仲,其先汲郡人。祖通,太常博士。父蕡(音:责),比部郎中。通葬京兆蓝田,遂家焉。大防进士及第,调冯翊主簿、迁永寿令。县无井,远汲于涧,大防行近境,得二泉,欲导而入县,地势高下,众疑无成理。大防用《考工》水地置泉之法以准之,不旬日,果疏为渠,民赖之,号曰“吕公泉”。
    迁著作佐郎、知青城县(四川灌县)。故时,圭田粟入以大斗,而出以公斗,获利三倍,民虽病不敢诉。大防始均出纳以平其直,事转闻,诏立法禁,命一路悉输租于官,概给之。青城外控汶川,与敌相接。大防据要置逻,密为之防,禁山之樵采,以严障蔽。韩绛镇蜀,称其有王佐才。入权盐铁判官。
    英宗即位,改太常博士。御史阙,内出大防与范纯仁姓名,命为监察御史里行。首言:“纪纲赏罚,未厌四方之望者有五:进用大臣而权不归上;大臣疲老而不得时退;外国骄蹇而不择将帅;议论之臣裨益阙失,而大臣沮之;疆场左右之臣,有败事而被赏、举职而获罪者。”又言:“富弼病足请解机务,章十余上而不纳;张昪年几八十,聪明已耗,哀乞骸骨而不从;吴奎有三年之丧,以其子召之者再,遣使召之者又再;程戡辞老不能守边,恐死塞上,免以尸柩还家为请,亦不许。陛下欲尽君臣之分,使病者得休,丧者得终,老者得尽其余年,则进退尽礼,亦何必过为虚饰,使四人之诚,不得自达邪?”
    是岁,京师大水,大防曰:“雨水之患,至入宫城庐舍,杀人害物,此阴阳之沴也。”即陈八事,曰:主威不立,臣权太盛,邪议干正,私恩害公,辽、夏连谋,盗贼恣行,群情失职,刑罚失平。会执政议濮王称考,大防上言:“先帝起陛下为皇子,馆于宫中,凭几之命,绪言在耳,皇天后土,实知所托。设使先帝万寿,陛下犹为皇子,则安懿之称伯,于理不疑。岂可生以为子,没而背之哉?夫人君临御之始,宜有至公大义厌服天下,以结其心。今大臣首欲加王以非正之号,使陛下顾私恩而违公义,非所以结天下之心也。”章累十数上,出知休宁县。神宗立,通判淄州。熙宁元年,知泗州,为河北转运副使。召直舍人院。韩绛宣抚陕西,命为判官,又兼河东宣抚判官,除知制诰。四年,知廷州。大防、昉欲城河外荒堆砦,众谓不可守,大防留戍兵修堡障,有不从者斩以徇。会环庆兵乱,绛坐黜,大防亦落知制诰,以太常博士知临江军。
    数月,徙知华州。华岳摧,自山属渭河,被害者众。大防奏疏,援经质史,以验时事。其略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先王所以兴也;‘我生不有命在天’,后王所以坏也。《书》云:‘惟先格王,正厥事。’愿仰承天威,俯酌时变,为社稷至计。”除龙图阁待制、知秦州。元丰初,徙永兴。神宗以彗星求言,大防陈三说九宜:曰治本,曰缓末,曰纳言。养民、教士、重谷,治本之宜三也;治边、治兵,缓末之宜二也;广受言之路,宽侵官之罚,恕诽谤之罪,容异同之论,此纳言之宜四也。累数千言。时用兵西夏,调度百出,有不便者辄上闻,务在宽民。及兵罢,民力比他路为饶,供亿军须亦无乏绝。进直学士。居数年,知成都府。
    哲宗即位,召为翰林学士、权开封府。有僧诳民取财,因讼至廷下。验治得情,命抱具狱,即其所杖之,他挟奸者皆遁去。馆伴契丹使,其使黠,语颇及朝廷,大防密擿其隐事,诘之曰:“北朝试进士《至心独运赋》,不知此题于书何出?”使错遌不能对,自是不敢复出嫚词。
    迁吏部尚书。夏(西夏)使来,诏访以待遇之计,且曰:“向者所得边地,虽建立城堡,终虑孤绝难保。弃之则弱国,守之又有后悔,为当奈何?”大防言:“夏本无能为,然屡遣使而不布诚款者,盖料我急于议和耳。今使者到阙,宜令押伴臣僚,扣其不贺登极,以观厥意,足以测情伪矣。新收疆土,议者多言可弃,此虑之不熟也。至于守御之策,惟择将帅为先。太祖用姚内斌、董遵诲守环、庆,西人不敢入侵。昔以二州之力,御敌而有余;今以九州之大,奉边而不足。由是言之,在于得人而已。”元祐元年,拜尚书右丞,进中书侍郎,封汲郡公。西方息兵,青唐羌以为中国怯,使大将鬼章青宜结犯边。大防命洮州诸将乘间致讨,生擒之。
    三年,吕公著告老,宣仁后欲留之京师。手札密访至于四五,超拜大防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提举修《神宗实录》。大防见哲宗年益壮,日以进学为急,请敕讲读官取仁宗迩英御书解释上之,置于坐右。又摭乾兴以来四十一事足以为劝戒者,分上下篇,标曰《仁祖圣学》,使人主有欣慕不足之意。
    哲宗御迩英阁,召宰执、讲读官读《宝训》,至“汉武帝籍南山提封为上林苑,仁宗曰:‘山泽之利当与众共之,何用此也。’丁度曰:‘臣事陛下二十年,每奉德音,未始不及于忧勤,此盖祖宗家法尔。’”大防因推广祖宗家法以进,曰:“自三代以后,唯本朝百二十年中外无事,盖由祖宗所立家法最善,臣请举其略。自古人主事母后,朝见有时,如汉武帝五日一朝长乐宫;祖宗以来事母后,皆朝夕见,此事亲之法也。前代大长公主用臣妾之礼;本朝必先致恭,仁宗以姪事姑之礼见献穆大长公主,此事长之法也。前代宫闱多不肃,宫人或与廷臣相见,唐入阁图有昭容位;本朝宫禁严密,内外整肃,此治内之法也。前代外戚多预政事,常致败乱;本朝母后之族皆不预,此待外戚之法也。前代宫室多尚华侈;本朝宫殿止用赤白,此尚俭之法也。前代人君虽在宫禁,出舆入辇;祖宗皆步自内庭,出御后殿,岂乏人力哉,亦欲涉历广庭,稍冒寒暑,此勤身之法也。前代人主,在禁中冠服苟简;祖宗以来,燕居必以礼,窃闻陛下昨郊礼毕,具礼谢太皇太后,此尚礼之法也。前代多深于用刑,大者诛戮,小者远窜;惟本朝用法最轻,臣下有罪,止于罢黜,此宽仁之法也。至于虚己纳谏,不好畋猎,不尚玩好,不用玉器,不贵异味,此皆祖宗家法,所以致太平者。陛下不须远法前代,但尽行家法,足以为天下。”哲宗甚然之。
    大防朴厚惷直,不植党朋,与范纯仁并位,同心戮力,以相王室。立朝挺挺,进退百官,不可干以私,不市恩嫁怨以邀声誉,凡八年,始终如一。恳乞避位,宣仁后曰:“上方富于春秋,公未可即去,少须岁月,吾亦就东朝矣。”未果而后崩。为山陵使,复命以观文殿大学士、左光禄大夫知颍昌府。寻改永兴军,使便其乡社。入辞,哲宗劳慰甚渥,曰:“卿暂归故乡,行即召矣。”未几,左正言上官均论其隳坏役法,右正言张商英、御史周秩、刘拯相继攻之,夺学士,知随州,贬秘书监,分司南京,居郢州。言者又以修《神宗实录》直书其事为诬诋,徙安州。
    兄大忠自渭入对,哲宗询大防安否,且曰:“执政欲迁诸岭南,朕独令处安陆,为朕寄声问之。大防朴直,为人所卖,三二年可复相见也。”大忠泄其语于章惇,惇惧,绳之愈力。绍圣四年,遂贬舒州团练副使,安置循州。至虔州信丰而病,语其子景山曰:“吾不复南矣!吾死汝归,吕氏尚有遗种。”遂薨,年七十一。大忠请归葬,许之。
    大防身长七尺,眉目秀发,声音如钟。自少持重,无嗜好,过市不左右游目,燕居如对宾客。每朝会,威仪翼如,神宗常目送之。与大忠及弟大临同居,相切磋论道考礼,冠昏丧祭,一本于古,关中言《礼》学者推吕氏。尝为《乡约》曰:“凡同约者,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有善则书于籍,有过若违约者亦书之,三犯而行罚,不悛者绝之。”
    徽宗即位,复其官。高宗绍兴初,又复大学士,赠太师、宣国公,谥曰正愍( 音同“悯” )。

《宋史》吕大防传后附吕大忠、吕大钧、吕大临传。

    大忠字进伯。登第,为华阴尉、晋城令。韩绛宣抚陕西,以大忠提举永兴路义勇。改秘书丞,检详枢密院吏、兵房文字。令条义勇利害。大忠言:“养兵猥众,国用日屈,汉之屯田,唐之府兵,善法也。弓箭手近于屯田,义勇近于府兵,择用一焉,兵屯可省矣。”为签书定国军判官。
    熙宁中,王安石议遣使诸道,立缘边封沟,大忠与范育被命,俱辞行。大忠陈五不可,以为怀抚外国,恩信不洽,必致生患。罢不遣。令与刘忱使契丹,议代北地,会遭父丧。起复,知代州。契丹使萧素、梁颍至代,设次,据主席,大忠与之争,乃移次于长城北。换西上阁门使、知石州。大忠数与素、颍会,凡议,屡以理折之,素、颍稍屈。已而复使萧禧来求代北地,神宗召执政与大忠、忱议,将从其请。大忠曰:“彼遣一使来,即与地五百里,若使魏王英弼来求关南,则何如?”神宗曰:“卿是何言也。”对曰:“陛下既以臣言为不然,恐不可启其渐。”忱曰:“大忠之言,社稷大计,愿陛下熟思之。”执政知不可夺,议卒不决,罢忱还三司,大忠亦终丧制。其后竟以分水岭为界焉。
    元丰中,为河北转运判官,言:“古者理财,视天下犹一家。朝廷者家,外计者兄弟,居虽异而财无不同。今有司惟知出纳之名,有余不足,未尝以实告上。故有余则取之,不足莫之与,甚大患也。”乃上生财、养民十二事。徙提点淮西刑狱。时河决,飞蝗为灾,大忠入对,极论之,诏归故官。
    元祐初,历工部郎中、陕西转运副使、知陕州,以直龙图阁知秦州,进宝文阁待制。夏人自犯麟府、环庆后,遂绝岁赐,欲遣使谢罪,神宗将许之。大忠言:“夏人强则纵,困则服,今阳为恭顺,实惧讨伐。宜且命边臣诘其所以来之辞,若惟请是从,彼将有以窥我矣。”
    时郡籴民粟,豪家因之制操纵之柄。大忠选僚寀自旦入仓,虽斗升亦受,不使有所壅阏。民喜,争运粟于仓,负钱而去,得百余万斛。
    马涓以进士举首入幕府,自称状元。大忠谓曰:“状元云者,及第未除官之称也,既为判官则不可。今科举之习既无用,修身为己之学,不可不勉。”又教以临政治民之要,涓自以为得师焉。谢良佐教授州学,大忠每过之,听讲《论语》,必正襟敛容曰:“圣人言行在焉,吾不敢不肃。”尝献曰:“夏人戍守之外,战士不过十万,吾三路之众,足以当之矣。彼屡犯王略,一不与校,臣窃羞之。”绍圣二年,加宝文阁直学士、知渭州,付以秦、渭之事,奏言:“关、陕民力未裕,士气沮丧,非假之岁月,未易枝梧。”因请以职事对。大抵欲以计徐取横山,自汝遮残井迤逦进筑,不求近功。
    既而钟傅城安西,王文郁亦用事,章惇、曾布主之,大忠议不合;又乞以所进职为大防量移,惇、布陈其所言与元祐时异,徙知同州,旋降待制致仕。卒,诏复学士官,佐其葬。
   

    大钧字和叔。父蕡,六子,其五登科,大钧第三子也。中乙科,调秦州右司理参军,监延州折博务。改光禄寺丞、知三原县。请代蕡入蜀,移巴西县。蕡致仕,大钧亦移疾不行。
    韩绛宣抚陕西、河东,辟书写机密文字。府罢,移知候官县,故相曾公亮镇京兆,荐知泾阳县,皆不赴。丁外艰,家居讲道。数年,起为诸王宫教授。求监凤翔船务,制改宣义郎。
    会伐西夏,鄜延转运司檄为从事。既出塞,转运使李稷馈饷不继,欲还安定取粮,使大钧请于种谔。谔曰:“吾受命将兵,安知粮道!万一不继,召稷来,与一剑耳。”大钧性刚直,即曰:“朝廷出师,去塞未远,遂斩转运使,无君父乎?”谔意折,强谓大钧曰:“君欲以此报稷,先稷受祸矣!”大钧怒曰:“公将以此言见恐邪?吾委身事主,死无所辞,正恐公过耳。”谔见其直,乃好谓曰:“子乃尔邪?今听汝矣!”始许稷还。是时,微大钧盛气诮谔,稷且不免。未几,道得疾,卒,年五十二。
    大钧从张载学,能守其师说而践履之。居父丧,衰麻葬祭,一本于礼。后乃行于冠昏、膳饮、庆吊之间,节文粲然可观,关中化之。尤喜讲明井田兵制,谓治道必自此始,悉撰次为图籍,可见于用。虽皆本于载,而能自信力行,载每叹其勇为不可及。
   

    大临字与叔。学于程颐,与谢良佐、游酢、杨时在程门,号“四先生”。通《六经》,尤邃于《礼》。每欲掇习三代遗文旧制,令可行,不为空言以拂世骇俗。
    其论选举曰:“古之长育人才者,以士众多为乐;今之主选举者,以多为患。古以礼聘士,常恐士之不至;今以法待士,常恐士之竞进。古今岂有异哉。盖未之思尔。夫为国之要,不过得人以治其事,如为治必欲得人,惟恐人才之不足,而何患于多?如治事皆任其责,惟恐士之不至,不忧其竞进也。今取人而用,不问其可任何事;任人以事,不问其才之所堪。故入流之路不胜其多,然为官择士则常患乏才;待次之吏历岁不调,然考其职事则常患不治。是所谓名实不称,本末交戾。如此而欲得人而事治,未之有也。今欲立士规以养德厉行,更学制以量才进艺,定试法以区别能否,修辟法以兴能备用,严举法以核实得人,制考法以责任考功,庶几可以渐复古矣。”
    富弼致政于家,为佛氏之学。大临与之书曰:

    “古者三公无职事,惟有德者居之,内则论道于朝,外则主教于乡。古之大人当是任者,必将以斯道觉斯民,成己以成物,岂以爵位进退、体力盛衰为之变哉?今大道未明,人趋异学,不入于庄,则入于释。疑圣人为未尽善,轻礼义为不足学,人伦不明,万物憔悴,此老成大人恻隐存心之时。以道自任,振起坏俗,在公之力,宜无难矣。若夫移精变气,务求长年,此山谷避世之士独善其身者之所好,岂世之所以望于公者哉?”

    弼谢之。元祐中,为太学博士,迁秘书省正字。范祖禹荐其好学修身如古人,可备劝学,未及用而卒。



    史载:宋朝丞相吕大防祖籍汲郡,他父亲吕君当年赴京城参加会考前,和乡中一女子定了亲。

    等到吕君中第回了乡,女方父母来说:“我家女儿本来没病,定亲后忽然眼睛瞎了,让我们解除婚约算了。”吕君说:“定亲以后眼睛瞎了,并不是你们骗我啊,为什么要解除婚约呢?”于是和那盲女子成了亲。

后来他们生了五个儿子,都中了進士,其中一个儿子吕大防更出色,还当了丞相。

    中国人说“祖上积德”,看来真是这样。



    吕大防官拜尚书右丞,进中书侍郎,号称“贤相”,主持刻绘了《长安图》、《兴庆宫图》。知成都府时他还主持了杜甫草堂的重建。

    《华阳国志》是东晋常璩写的中国现存最早的地方志。根据文献记载,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年),吕大防知成都府时,曾经刊刻过这部书。吕氏刻本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他为这部书写的序,保存了下来。

    《華陽國志序》
  先王之制,自二十五家之閭,書其恭敏任卹,等而上之。或月書其學行,或歲考其道德。故民之賢能邪惡,其吏無不與知之者焉。漢魏以還,井地廢而王政闕,然猶時有所考察旌勸;而州都中正之職,尚脩於郡國,鄉閭士女之行,多見於史官。隋唐急事緩政,此制遂廢而不舉。潛德隱行,非野史紀述,則悉無見於時。民日益漓,俗日益卑,此有志之士所為歎惜也。晉常璩作《華陽國志》,於一方人物,丁寧反覆,如恐有遺。雖蠻髦之民,井臼之婦,苟有可紀,皆著於書。且云:得之陳壽所為《耆舊傳》。按壽嘗為郡中正,故能著述若此之詳。自先漢至晉初,踰四百歲,士女可書者四百人,亦可謂眾矣。復自晉初至於周顯德,僅七百歲,而史所紀者無幾人。忠魂義骨與塵埃野馬同沒於丘原者蓋亦多矣。豈不重可歎息哉!此書雖繁富,不及承祚之精微,然議論忠篤,樂道人之善。蜀記之可觀,未有過於此者。鏤行於世,庶有益於風教云。宋元豐戊午秋日,呂大防微仲譔。



    吕大防还是北宋时期著名书法家,有《示问帖》传世。该贴纸本,行楷书,纵27.4厘米,横44.5厘米。

   《示问帖》是吕大防传世极少的墨迹之一,是写给“运使质夫使君”的信札。“质夫”是章楶的字。上款又称“运使”、“使君”,据《宋史·章楶》本传,知其曾官成都路转运使,又江淮发运使,元祐初以龙图阁直学士知庆州。北宋时庆州属陕西路,而帖中恰又谈及治陕事,故此帖当书于是时。又考吕大防本传,“哲宗即位,招为翰林学士,权开封府”,时年约六十余岁。此帖属晚年手笔。

    此帖点画丰厚遒劲,结字、章法修长整饬,稳健有度。风格非常接近蔡襄,但缺乏蔡书中那种灵动而富有生气的笔法和姿态,是一位以法度擅长的书家。

    鉴藏印记:“仁人义士之家”(朱文)、“李氏图书之印”(朱文)、“神品”(朱文)、“天籁阁”(朱文)、“得密”(朱文)、“项元汴印”(朱文)、“墨林秘玩”(朱文)、“檇李项氏世家宝玩”(朱文)、“江德量鉴藏印”(朱文),“王南屏印”(白文)、“玉斋”(朱文)。

历代著录:《吴氏书画记》、《墨缘汇观》。

1-1(3)(1)(1)(1)(1)(1)(2).jpg
(图片下载自网络)

吕大防四兄弟又被人称为“蓝田四吕”,“蓝田四贤”。

兄弟四人皆进士及第,得“一门四进士”的美名。吕氏兄弟共六人,祖先汲郡(今河南)人。祖父吕通曾为太常博士,去世后葬于“京兆蓝田”,于是吕家在蓝田落户。父亲曾为兵部郎中。兄弟中一人早夭,五人登科,其中四人很有名望。

《宋史》载《吕大防传》,后附吕大忠、吕大钧、吕大临传。
    吕大钧(约1029年至1080年)字和叔,京兆蓝田人,吕大防之弟。约生于宋仁宗天圣七年,约卒于神宗元丰三年,年五十二岁。当从张载学。嘉佑二年,(公元1057年)登进士科,调奏州右司理参军。知三原。移巴西侯官泾阳以父老皆不赴。父丧家居数个。会伐西夏,延转檄为从事。未几,卒于道。大钧著有诚德三十卷,《文献通考》传于世。
    吕大忠(约1066前后在世]字进伯,京兆蓝田人。生卒年均不祥,约宋英宗治平中前后在世。皇佑中,(公元一0五一年左右)举进士第,为华阴尉。历迁签书定国军判官。熙宁中,(公元1072年左右)王安石议遣使诸道,立缘边封沟;大忠陈五不可,遂罢不遣。元丰中,(公元1081年左右)为河北转运判官,上生财养民十二事。绍圣中,(公元1096年左右)知渭州。与章敦等议不合,徙知同州。旋降待制致仕,卒。大忠著有辋川集五卷,及奏议十卷,《文献通考》并传于世。
    吕大临(1040~1092)中国宋代金石学家。字与叔。京兆蓝田人。曾学于程颐,与游酢、杨时、谢良佐并称程门四先生。元祐中,为太学博士,迁秘书省正字。后范祖禹荐其充任讲官,未及用而卒。吕通六经,尤精于礼,与兄大防等同居时即切磋古礼,自谓所施冠昏丧祭诸礼一本于古,当时有“关中言礼学者推吕氏”之称。著有《考古图》10卷,《易章句》、《大学说》、《中庸说》各1卷,《礼记传》16卷,《论语解》10卷,《孟子讲义》14卷,《玉溪先生集》28卷。又与其兄大防合著《家祭仪》1卷。


    四吕各有所长,吕大防官至宰相,吕大钧制定了乡约,吕大忠修葺了碑林,吕大临精于金石学。四兄弟对后世影响最大的还是“吕氏乡约”。

吕氏乡约由蓝田波及关中,张载称“秦俗之化,和叔有力”。

但北宋很快就被被金灭亡了。南宋后,朱熹重新发现了这个乡约,据此编写了《增损吕氏乡约》,成为教材,再度使吕氏乡约名声鹊起。

到了明嘉靖年间(1518年),王阳明在江西推广《南赣乡约》,影响甚广。
    明代冯从吾赞扬说:自从《吕氏乡约》在关中推行以后,“关中风俗为之一变”。

民国时期蓝田牛兆濂在四吕故地讲学八年,选《吕氏乡约》为教材;梁漱溟在山东推广“乡村教育”,也深受吕氏乡约的影响。



来源:风声琴声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b4ba600100lghu.html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 广东吕氏分会、粤西吕氏分会、茂名高凉吕氏文化中心主办 ( QQ群:337011328,服务世界吕氏族人 )

网站联系: (QQ)1239827653  /  手机:15622037898  |  E-mail: 2592764132#qq.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1 mmglls.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  技术支持:数字精英

GMT+8, 2018-8-21 16:41 , Processed in 4.227957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